咨询热线咨询热线:18757153391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王牌律师网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米双双律师 米双双律师,毕业于湖南工业大学和湖南师范大学,具有旅游管理和法律双学历,现就职于浙江富奥律师事务所,是浙江婚姻家庭协会通讯员,中国共产党员,全国律师协会会员,杭州导游协会会员。米律师具有较深的法学和社会实践经验,办理...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米双双律师

手机号码:18757153391

邮箱地址:578872581@qq.com

执业证号:13301201511431425

执业律所:浙江富奥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杭州市滨江区星耀城二期1幢1701室

成功案例

代理何某与蔡某甲抚养费纠纷胜诉

                      代理何某与蔡某甲抚养费纠纷胜诉

审理法院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法院

委托代理人:米双双,浙江佐钊律师事务所律师

案情简介原告何某与被告蔡某甲抚养费纠纷一案,于2016年1月7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王羽独任审判,并于2016年3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何某及其委托代理人米双双、被告蔡某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何某起诉称:原、被告于2012年9月25日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婚生儿子蔡某乙由女方即原告抚养,并由原告负担抚养费,直至儿子年满十八周岁。后于2013年4月4日,双方又签订了房屋赠与协议书与关于抚养费支付的补充协议,在补充协议的第二条中被告写明愿自2013年4月起每月支付壹仟元整,并定于每月月底前支付。但被告一直未履行该协议,原告现一方面要照顾儿子起居,另一方面要赚钱养家,已入不敷出,故起诉要求确认原、被告签订之《关于抚养费支付的补充协议》有效,并要求被告依照该协议支付自2013年4月4日起至2016年4月4日的抚养费36000元,并自2016年4月4日起每月支付抚养费1000元直至婚生儿子蔡某乙年满十八周岁止。

  被告蔡某甲在庭审前递交了书面答辩状,其在答辩状中答辩称:关于抚养费支付的补充协议应认定无效,因该协议仅仅是一个草稿,没有法律协议应当具有的格式,同时该协议书写前也未经过平等协商,是被告在公安机关内这样一个特定环境下书写的,关于子女抚养问题仍要求按双方在诸暨市民政局签订的离婚协议之内容执行。另,现原告之经济状况与离婚时相比有很大改观,与其诉称的情况不符。被告还要求变更儿子由被告抚养,且在无重大意外前提下不要求原告承担抚养费用。被告蔡某甲在庭审中又递交了补充答辩意见,认为原告自2014年3月起阻碍被告行使对儿子的探望权,2016年春节也没让孩子探访家中老人;另外,离婚协议上明确枫桥镇和平路21号4楼的房子由被告管理,但原告自2013年起一直用于出租,房租收入也归原告所有;并再次重申愿意抚养儿子并自负抚养费。

承办过程

1、原告提供离婚证、离婚协议书各一份,用以证明原、被告协议离婚的相关约定。经质证,被告无异议;

2、原告提供蔡某乙常住人口登记卡一份,用以证明双方婚生儿子的情况。经质证,被告无异议;

3、原告提供抚养费支付补偿协议一份,用以证明原、被告经协商后确定被告应支付给原告抚养费的事实。经质证被告认为该协议是在20多个民警见证下所书写的草稿,是在强制拘留的情况下写的,是没有效力的;

4、原告提供房屋赠与协议书一份,该协议书中载明蔡某甲同意将位于诸暨市枫桥镇和平路21号楼房一套赠与给他与何某婚生儿子蔡某乙的内容。经质证,被告认为该协议同前述抚养费支付补偿协议一样均在派出所签署,没有法律效力;

5、被告提供双方电邮往来的截图一组,被告认为该内容反映出原告不愿意继续抚养孩子之情况。经质证,原告认为这仅仅是双方协商的过程,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结合上述举证、质证意见,本院认证如下:证据1、2能反映原、被告结婚、生子、离婚的情况以及在离婚时约定儿子蔡某乙随原告生活并由其自行负担抚养费的事实,本院予以认定;证据3之抚养费支付补偿协议,被告认为该协议是在公安机关内且在众多民警的见证下书写,并非自愿,应属无效。本院认为,显然无法认定在公安派出所内书写的协议就必然违背协议人之意愿,而且被告也未提供可证明其系受胁迫或威胁书写协议的相应证据,故被告关于他被迫书写上述协议的观点不能成立;同时,该协议虽然没有相对方的签名,也未直接明确抚养费支付的对象,但在该协议的第三条载明“如何某再次无理取闹,蔡某甲有权停止支付关于蔡某乙的抚养费”,一般而言,无论协议还是合同只会给协议的一方设定权利或义务,这里约定“如何某再次无理取闹”之涵义在于“何某不得再无理取闹”,即给何某约定了相应义务,另一方面从第三条行文逻辑看蔡某甲支付抚养费的对象也应当是何某,由此可见,无论从设定相对方义务的角度还是抚养费支付对象的角度看,协议的相对方应系原告何某无疑,故这份抚养费支付补偿协议虽然在文字上较简略,但已具备了签约当事人、权利义务内容等作为一份契约的一般要素,不能视为一份不具效力的草稿。证据4,原告提供的房屋赠与协议书的合同相对方为蔡某甲和蔡某乙,该协议成立与否与本案并无直接关联,故不作认证。证据5能反映何某与蔡某甲就儿子的抚养问题进行协商的情况,但双方并未达成新的协议,不能证明被告之证明目的,亦不予认定。

审判结果:胜诉

一、确认原告何某与被告蔡某甲于2013年4月4日达成的名为“关于抚养费支付的补充条款”的协议有效;

二、被告蔡某甲应向原告何某支付自2013年4月起至2016年2月所欠的儿子蔡某乙的抚养教育费35000元,款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付清;

三、被告蔡某甲应自2016年3月起每月支付给原告何某儿子蔡某乙的抚养教育费1000元直至儿子蔡某乙年满十八周岁止,款定于每月的月底前付清。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7 www.mishuangshuanglawy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城星路111号钱江国际时代广场2号楼1106室

手机:18757153391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